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最老总统加老龄雇员,美国政府正在变“老”,它为什么招不到年轻人?

“美国政府正在变老,不仅有一位71岁的总统,联邦雇员年龄也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大,年轻人却不来政府机构工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国“政客”新闻网近日刊文,对联邦机构雇员“老龄化”趋势表达忧虑,并试图寻找答案。

该报道称,美国选出了史上最老的总统(71岁的特朗普),还有它的国会也在日益衰老(议员平均年龄约60岁)。

200多万联邦文职人员占了政府雇员绝大多数比例。由于雇佣政策的滞后不前和大量“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未按预期速度退休,他们的年龄要大于美国整体劳动力的年龄水平。

据悉,现在,35岁以下的美国联邦雇员只占总数的17%。而在私营部门,千禧一代的比例为40%。

年逾55岁的联邦雇员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69%以上的职员超过45岁;在住房及城市发展部,这一数字为70%;政府出版办公室更是高达80%。

根据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的数据分析,过去20年里,45岁以下的全职联邦工作人员的比例有所下降,而55岁以上的比例则大幅上升,增幅达83%。24岁以下的最年轻员工仅占联邦雇员总数的1.2%,而私营部门的这一比例为13%。某种程度上,联邦雇员年龄偏大或许是因为相比私营部门职员,联邦雇员更有可能拥有研究生学位(这一比例为29%比11%),但高学历雇员在整个联邦劳动力中也只占一小部分。

鉴于对政府雇员的刻板印象,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联邦雇员受到保护,很难被开除,以致出现官员老龄化倾向。但是人力资源专家和前联邦人力资源官员却表示,问题比这更复杂。老龄化带来的更糟糕结果是将影响善治。

该报道称美国联邦机构的招聘系统几十年来低效运行,且早已过时。多年来,人力资源专家一直在警告政策制定者,法规和法律限制了他们雇佣和培训新员工的能力。联邦劳动力的老龄化是华盛顿无法跟上现代管理实践、无力为未来制定计划的一个征兆,同时也反映了僵化的联邦就业指导制度拖累了整个用人系统。

此外,美国大多数政府机构都没有强制性的退休年龄,因此,随着经济环境的改变,职工获得的保障越来越少,许多政府雇员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晚期宁可继续做老本行。

联邦政府也很清楚它的劳动力正在“老化”,并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试图招募更年轻的员工充实队伍。

比如奥巴马政府曾出台新计划,把年轻的技术工人招进政府。美国政府内部核心数字机构“18F”——创立于2013年,帮助政府机构改善数码产品和数码服务,以及美国数字服务部门,都从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挖来技术人才为政府工作。当时,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在多年不裁员的情况下,把私营部门的技术人才注入劳动力大军。人们普遍认为,这项计划取得一定成效,包括把面试和发出录用聘书时间缩短至30天,而大多数联邦机构走完这个流程需要6个月左右。

但许多前首席人力资源官员指出,这些努力被一堆官僚主义的规则和用意良好但设计欠佳的政策捆住了手脚。

问题的症结在于,联邦政府的聘用系统并非为招聘和雇佣现代化劳动力而设计。以1949年建立的联邦雇员分类系统为例,该系统迫使联邦机构招人时必须“削足适履”,即把雇员纳入设定的类别去安排工作岗位,而不是赋予人事部门灵活性。

一个尤其让人事部门头疼的规则是对退伍军人的优待。这条规则可以追溯到1944年通过的一项法律——如果面对两个同样合格的人选,必须优先雇佣退伍军人。但许多人力资源专家表示,在实际操作中,这条规则为退伍军人在应聘许多工作时上了一道“保险”:他们之所以被选中有赖于规则,而不是在技能水平上胜过更有资格的竞争对手。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退伍军人的受雇比例从2009财年的24%上升到2014财年的33%。总的来说,近四分之一的联邦工作人员是退伍军人,而在私营部门只有5%。

与此同时,国会也加大了联邦机构的招人难度。联邦政府的招聘高度依赖于联邦预算,但议员们很少按时完成预算程序,往往会在无法就预算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通过一项临时措施。这些临时措施在机构内部会造成混乱,导致大多数办公室的招聘工作被迫“冻结”。招聘人员不知道他们可以雇佣多少人,为此,他们不得不推迟估算所需员工人数,甚至不再考虑招聘和雇人,直到国会达成一项更长久的协议。

同样是招聘和培训年轻员工,私营企业却舍得投入大量资源,因为他们相信这些员工将带来不同的观点和新想法。德勤联邦人力资源办公室负责人肖恩·莫里斯说:“那些标志性的公司,最能创新和富于改变的公司,往往在员工年龄上更能做到平衡。”

康特拉斯认为,联邦机构需要做到有针对性的宣传、有针对性的采购、有针对性的营销,重新回到“人岗匹配”的用人原则——让合适的人坐在合适的座位上。

分析人士说,当联邦机构中的老职员都退休以后,联邦机构就会失去大批在行政程序和司法领域拥有丰富知识和经验的雇员。同时,在劳动力市场紧张的情况下,联邦机构不得不与其他招人机构或企业一同争抢人才。但眼下的特朗普政府却比历史上任何一届政府都不得人心,其竞争力堪忧。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台“中研院”研究报告:台湾经济面临巨大挑战

新华社台北10月5日电(记者陈君 刘刚)台湾最高研究机构“中研院”5日在台北发表研究报告《台湾经济竞争与成长策略政策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建议》提出,经济成长转型、提振投资、带动薪资增长,是21世纪以来台湾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

《建议》指出,随着互联网、物联网创新正在改变既有产业规则,需要崭新的思维与创新的做法,并有当局的强力政策扶持,才能维持产业竞争力,以期促进台湾经济未来长期的增长。

多位专家学者组成的研究小组历时一年多,从台湾现有产业的附加价值、全球竞争力、产业安全与就业创造、官方组织效能、人才延揽,以及新兴产业等面向深入探讨,完成这份政策建言。

《建议》指出,当前台湾经济面临巨大挑战:经济增长率减速过快,近10年平均增长率已降至3.82%;名义居民所得也相对较低,薪资年增长率骤降只剩下1%,让800万劳工对经济增长完全无感。

台“中研院”院士、经济学家王平在记者会上表示,台湾经济面临法规僵化、环保评估难过关和两岸关系不稳等三大问题。他担心,未来十年台湾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他指出,台湾法规限制太多,导致产业与投资难以弹性发展。同时,环评难过关,企业设厂困难。此外,民进党当局的两岸政策保守、缺乏弹性,既阻止台湾高科技企业赴大陆设厂,也防范大陆企业入台,无视经济规律。

研究发现,台湾现有产业中,半导体产业总产值全球第二,对台湾经济贡献极大,然而台湾IC设计、制造、封测多为中小企业。如果企业间能结盟合作,并通过当局积极推动产业政策,将带动半导体产业向上发展。台湾的面板产业面临新技术投资缓慢等问题,随着大陆产能崛起,面板业战局将日趋白热化。

王平强调,台湾不要整天担心大陆竞争,而要将重点放在自身技术进步上,加强研发,“水涨船高”,先人一步自然不担心被追上。

《建议》提出,岛内要检讨强化高等教育、建构吸引人才的机制和环境、强化产业软实力、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建立合理的环评制度等。(完)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